Agent Marvelyn

#Supernatural仿句大比拼
- It needs you.
  It needs EVERY last Winchester it can get.

- I will not let you die.
  I won't let ANY of you die.

- I love you.
  I love ALL of you.

- The world needs you. WE needs you.
  Gabriel, I need you.

- He was too attached to you.
  To ALL of you.

【肯定还有,欢迎补充】

[SPN.14x08] 邪恶力量温暖冬日巧克力广告(伪)

#supernatural chocolate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这一幕实在太……尤其是那个巧克力包装纸和夹心拉丝的特写,总让人觉得双皮奶有出息了能接软广了……
#话说威士忌加巧克力是什么配置?

😭什么都不说了,都在图里,都在评论里,被剧情喂了一口屎,谢谢Misha发甜饼抚慰我

Misha:汤不热正式屏蔽了“成人内容”,其中包括“女性袒露+乳+头”,所以我只能悲伤地假定我的乳+头也会被那里屏蔽了,但希望推特,脸书,ins还能容纳它们。
PS:@汤不热,你最新的规定里的用词正在激怒反性别二元论的人,建议你更谨慎地选择用词。
【评论里有啪嗒小可爱掉落】

其实不仅仅是性别的生理性与心理性二重性的问题,将女性和男性的nipples区别对待的行为也在一定程度上将女性的身体与色情对象画等号,但目前社会文化中女性袒露上半身尚不能作为公众行为标准,所以禁止这个也没什么好猛烈抨击的,只是汤不热特意要把female-presenting如此具有指向性的词语标识出来,就不得不说有点冒犯了

【NC-17】[destiel][sabriel][利马/斯德哥尔摩]痴狂Nympho

警示:Stalker, Lima Syndrome, Stockholm Syndrome, explicit sex scenes, violent scenes.

剧情简介:Cass下班回家路上总感觉有人跟踪自己,好友Anna称她目睹了一个男人在尾随他,提醒他小心。
Winchester兄弟以虐杀为乐。Dean一边窥视Cass一边打电话给Sam告知自己有了新目标,而Sam挂断电话后看着自己的新“货品”Gabriel露出笑容。
Cass怎么也没想到跟踪狂会光明正大地来上班地点找他,慌不择路逃进地下室,但被Dean抓住打晕后关进地堡。在折磨Cass的过程中Dean对他产生了性趣,而Cass也发掘了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在地牢里,他在电视上看到Dean由于之前犯下的累累血案被通缉,Dean这残忍的一面却莫名让他兴奋,Cass微妙的态度也让Dean对他愈加沉迷,甚至带他一起去“狩猎”,二人大肆屠杀后将钱财洗劫一空,并在回去的路上玩了把车震。
Sam经常对Gabriel倾吐心事,不知不觉对他有了情感依赖,帮他治好了之前的伤并不再囚禁他,但Gabriel却在两人关系更进一步后选择离开。Dean回来后见到了心碎的Sam,心里也开始对Cass感到不安。Cass涉嫌谋杀的新闻遍布大街小巷,Cass借此安慰Dean他不会离开随后真情告白,大为感动的Dean想和Cass一起把Gabriel找回来,但Gabriel却自己回来了,因为他还是放不下Sam。
在Cass和Gabriel的影响下,Dean和Sam成为了义警,专杀坏人。四个法外之徒继续踏上了亡命天涯的道路。

从开工到最后完成整整过了三个月,最初的脚本受限于镜头素材不知道改了多少遍,然后整个故事线简化到以为自己在剪G*V,于是后期又添加了不少台词来推动剧情。希望配合简介能呈现出一个较完整的情节,欢迎意见,感谢感谢!

【SPN】【destiel】爸爸不要再打妈妈了

一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鬼的脑洞,剪剪玩玩,自带避雷针👀

TWD►Negan/Rick►Fetish

Fandom: The Walking Dead

Pairing: Negan/Rick

Song: Fetish by SEBΛZTI (Cover Selena Gomez)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掉入的北极圈越来越多了

所以有人吃Negan\Rick吗?(我根本不知道这对cp叫什么)(我承认这是一口满怀罪恶感的粮)

开门啊,北极圈送温暖了  ;)

SV Clex AO3荐文(持续更新)

Bourbon on the Rocks by SaitouLover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14775

不负责任梗概:

卢瑟总统深夜接到了超人“醉酒”的电话,他困得要死,对面却喋喋不休。

“我不需要你的教导,超人!”

“说过了,超人已经离开了,我不再是超人了。”

“Lex?”

“嗯?”

“我能做什么让你开心的事吗?”

“死掉?”

“死掉不算。”

Lex第一次听着Clark谈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谎言,他的童年,他的家庭,终于等到他说了“Bye,Lex.”自己却已毫无睡意。

遏制不住心里的不安,他打电话让Mercy去Clark的公寓查看,稍后Mercy的电话打了进来。

“您最好来一下。”她的声音听起来惊恐又焦虑。

“超人自杀了。”

 

The Comfort of Adversity by Kantayra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5457

不负责任梗概:

Martha的去世让Clark经历了一次情绪崩溃,离地球出走了,Lex不得不照看失去了监护人又失去了祖母的Connor,他尝试着做一个好父亲,也惊喜地从Connor那里听到了更多有关Clark的事情。Clark好像顿悟了生死,为了不给生命留下遗憾,回来后的第一个晚上,他赤裸着爬上了Lex的床……

可是第二天卢瑟实验室再次被超人发现并被一锅端,两人陷入了冷战,连Connor一周一次的“探亲”也没有了,就当Lex开始适应空荡荡的大宅时,Connor主动前来,提出两人和解的办法。

节选:

“如果Clark想要那该死的农场,他自己就可以照料它。”Lex的口气不容置喙,“你要搬来大都会,我明天就开始找私立学校。”

Connor的表情亮了起来,“但Clark永远都不会同意的……”他忧伤地说。

“我不会给他机会的。”

Connor冲他挑起了眉毛。

“我确实拥有地球上最大储量的氪石。”Lex提醒他。

“太好了,你们两个要为我上哪所学校而杀掉对方了。”

 

Building Blocks by SaitouLover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280302

不负责任梗概:

在校长的游说下,Lex赞助了学校的一个天才儿童,校长即将离开的时候他不经意地问道:“那孩子叫什么名字?”

“Connor.”她说,“Connor Kent.”

Clark Kent,或超人,三年前失踪,这是他第一次听说有关于他的消息,而当他怀着怒火去调查此人时,却发现他已重病多年,医疗报告显示他只剩下不到一年的寿命。

 

Play Forgiveness by museaway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19279

不负责任梗概:

(故事发生于第十季大结局后,Lex彻底失忆)

超人总是接到卢瑟总统的来电

“歪,超人吗?森林火灾了解一下。”

“歪,超人吗?核泄漏了解一下。”

“歪,超人吗?接待外宾了解一下。”

“歪……”

“这次又是什么事?”他累了,他真的累了。

“请问能邀您共进晚餐吗?”

“?”

“或许结束后我们还能一起去看歌剧。”

 

Of Comic Books and Doublethink by Nicnac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46639/chapters/764348

不负责任梗概:

(背景是两人在小镇并不认识。)

莱克斯卢瑟有重度中二病

“你是超级英雄,我是超级反派,我理所当然想杀了你,但这并不表面你会真的被杀死。”

Clark一脸懵逼地听完后,打了个直球:

“所以头号劲敌这件事会阻碍我们做|爱吗?”


Stray by thehoyden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338

简介:

Lex的童年创伤,和Clark是如何抚慰它们的故事。
很暖很甜,对Clark百依百顺的Lex,小太阳般温暖又乐观的农场男孩,当Lex提出同居时居然被Clark拉去一头扎进茫茫找房大军……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


Eavesdropping by LadyRa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5891

 不负责任梗概:

乔纳森一不小心听到了Lex留给Clark的语音,他不仅得知了Lex知道他儿子的秘密,还愧疚地得知Lex一直在用钱赶走那些图谋不轨的人来确保他们一家的安全,然而比这更有冲击力的消息还在后面——

“在你十八岁之前我都不会碰你的。这意味着你不能在我回家时赤裸地躲在我床上,耶稣在上Clark!你的身体可以引诱一个圣人!但我试图去做正确的事情!所以帮帮忙!如果你再玩这种小游戏,我就不得不和你保持距离了。”

……

试图理清思路的乔纳森,颤抖的手握住笔,在纸上写下了:

我的儿子是个骚货。


the past is another country (one so far away) by TardisIsTheOnlyWayToTravel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17436

 简介:

灵魂伴侣设定,Clark胳膊内侧印着“我可以发誓我刚刚撞到你了”Lex的印记则是“如果你撞到了,我就……我就已经死了。”

短,仅一千词多一点,细思极虐型文

Skin Deep by rivkat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173

 不负责任梗概:

Clark一觉醒来变成了女人,新身份让他焦头烂额不知所措,也让他有机会正视他多年前就已经发展出的对Lex的感情,新的身份让他们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但Clark不知道自己多久会变回去,也不知道每日积累的更多的谎言会撑到何时。

【这个Clark精(?)|虫上脑了啊!每天随时随地都要拉着Lex啪啪啪!这样我都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喜欢内心多一点还是肉体多一点!】


Two Halves by Dolimir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7066

 不负责任梗概:

Lex在玉米地遭到陨石袭击后失忆了,被好心的Kent夫妇连同Clark一起收养,Lex不仅失去了头发,还拥有了心灵感应的异能,他能感知到自己与Clark是命中注定的灵魂伴侣,但七年后,Lionel Luthor从昏迷中醒来证实儿子并没有在陨石雨中去世,于是Lilian Luthor找到了在上大学的Lex,威胁要公布Clark的秘密逼迫他斩断与Kent一家的联系重新成为一名Luthor,但斩断与灵魂伴侣的连接太痛苦,Clark和Lex都陷入了昏迷,醒来后忘记了对方。数年后,记者Clark Kent奉命去采访赫赫有名的Lex Luthor,两个家庭再度纠缠起来。

【Possible Tags:成长为一名彻头彻尾的好人的Lex Luthor,比超人还像道德楷模;Luthor一家都极度有病,不要试图理解】


Time and Again by EstherA2J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7312999/chapters/16609573

不负责任梗概:

Clark坠入水中,惊讶地发现自己回到了15岁Lex把他撞下桥的时候,他又一次救下了Lex。

得到了第二次重来的机会,Clark决定修正自己从前犯下的错误。

【重生文,这个梗让我有一种久违的兴奋感……不过这篇挺短的,点到为止的故事讲述方式。】


Like Gravity by shinysylver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34051

不负责任梗概:

星球日报的头版头条爆出了超人与卢瑟的性丑闻,震惊美国,经过短暂的猜疑后,Clark不得不承认这使亦敌亦友又陷入暧昧期的两人变得更加尴尬起来,相爱但没有信任,相守但做不到承诺,他对这段还没正式开始的感情充满了绝望,Clark选择了飞往全世界救灾济民逃避问题,直到Bruce助攻前来开解。

 

【★超莱预警★】Flawless Victory by Kantayra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5462

【这篇超萌的鸭!超莱肉戏在结尾,接受无能的童鞋看到“两人滚上床”以后就可以END了!除了肉戏全文没有明确攻受指向,ballball你们看一眼这个小可爱!】

不负责任梗概:

超人找到了一劳永逸地战胜卢瑟的方法——在某个深夜闯入卢瑟的卧室,从那时起开始变身五好男友。

Lex:抓狂到头秃。

节选:

(Lex派遣了一支武装精英从正义联盟监护下的Cape Carter军事基地盗取了电子脉冲炸弹,据说其威力可以杀死超人,军事基地的警报声响彻大都会,但超人一直没有出现。)

Lex耐心地坐在他的办公室内,双手交叠,在他准备充分又急不可耐的期待中,他的机器人大军正将巨大的、类yin|jing形状的炸弹摆满了实验室的主要楼层。

然后他等呀等。

然后他等呀等。

终于,到了凌晨两点,离他最初的盗窃行动已经过去了八小时,他放弃了,垂头丧气地回了家。

“怎么才回来?”当他走进门时,Clark在床上打着哈欠。

“我恨你。”Lex简短地知会他,开始换衣服。

“我今天晚上又不能睡床了吗?”

Lex只是咕哝了一声,在他身旁倒下,把被子扯过来全盖自己身上,“你最好别打呼噜。”

 

Hold Up by allourheroes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46178

不负责任梗概:

这简直是挑战身为记者的Lois Lane的底线——

大名鼎鼎的Lex Luthor结婚五年了,居然没人知道他的配偶究竟是谁!

不达目的不罢休的Lois决定深挖下去。


【ME】【ABO】假如Sean Parker是个Omega ③

五 

发动机嗡嗡地响着,汽车左行转弯,转向灯发出踢踏踢踏的声音,除此之外就只有Eduardo极力压抑却还无比清晰的喘气声,Mark很安静,Christy好像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脑中沸腾的血液逐渐平息,Eduardo几乎被迟到的懊悔生生扼死,不等他说出什么挽回的话,令人不安的寂静就被Mark撕破了。

“虽然我知道你根本不想参与这次会谈,但我没想到你一直都这么不重视Facebook。”

Mark的声音与其说是蕴含怒火,倒不如说是饱含失望,这让Eduardo的心疼痛地揪了起来。

“所以你以开始答应给我投资……”他抬起手半盖住嘴巴,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好像组织下半句话是比一天强撩三个女孩儿还困难的任务一样,然后他生硬地截断了前面那句话,语调一转——“我刚刚在计划拉你一起去加州,那里才是适合Facebook孵化的地方。”Mark的声音闷闷地从指缝里漏出来,他把手落回膝上,“但你不会去的对吗?你没把它看做是未来值得奋斗的事业,你只是……帮了一个朋友。”

他现在又不在看Eduardo了,Eduardo头脑懵懵的,他嘴边有一万个否定词要说,但字词都零零散散地在口腔游走,一个都抓不住。

“不……”Eduardo最终虚弱地开口,“不仅仅是一份人情……”

“只是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Mark注视着出租车前窗散射的交通灯光斑,比起他们最开始争执时,声音小了很多,“你是一个优秀的经济人,一个成功的投资者,我以为你是看到了Facebook未来的潜力……”他深吸了一口气,“但你只是帮了一个朋友。”

“我不够格,是吗?”

Mark的语气极轻地从唇缝飘出来,像冬天一团哈气散在密闭的空间里,明明这么安静,Eduardo脑袋里却嗡——嗡——地低鸣着,他想迅速否认,但刚刚的大声争执好像掏空了他所有力气,他嘴巴张开又合上,最后吐出了一句:“我从没那么觉得。”

如果他的声音没有这么无力、如果他的腔调没有这么飘忽,可能Mark会更加信服。



Sean灌下一大口啤酒——或是掺了其他酒精饮品的疯狂鸡尾酒——在嘈杂的舞池背景音乐中大声喊叫着,这里实在是太吵闹,Mark不得不靠得很近才能听清他在喊什么,不过他觉得即便环境没有这么喧嚣,Sean这会儿也会激动地大喊大叫的。

“你得相信你的直觉!”一位穿着古怪领结背心的年轻人走过来拍了Sean的肩膀,他头也没回顺势拉过那人的手臂把他拽到沙发旁边的空位上,Mark有点分神地看了一眼,但Sean——即便年轻人已经把大腿搭到了他的腿上——他的思绪好像一秒钟都没有飘离过,“Mark!投资、盈利、运营……这些都是狗屎!那些在意细枝末节的商人不懂创新的引爆点!你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去操心!网络远比现在更有潜力,你缔造的是全新的领域!问题是,我们有没有勇气去闯这条没有路的路?”尽管俱乐部光线昏暗杂乱,Sean的双眼还是设法在背景中闪闪发光,Mark的血液在血管中舞蹈,他不知道多少是由于Sean的话,多少是由于太多的酒精。只是更多看似是Sean的熟人凑了过来,对面的小沙发逐渐变得拥挤,Mark庆幸自己来之前使用了信息素阻绝剂,他很少踏入这种拥挤又狂热的俱乐部,过于浓烈的信息素气味会扰乱他的思考,但Sean看起来依旧思维敏捷,而且显而易见地,他人缘非常好,做商业需要这个,Mark笃信,Sean在某一程度上能弥补自己的不足。

“想象一下,网络加上社交会带来什么!”Sean身体前倾到几乎紧贴桌面,他的表情十分全神贯注,“一个真正自由的言论场即将形成,这里不仅仅是人们的日常生活,还将改写政治气候!”Mark,尽管小幅度地摇了摇脑袋,但双眼看上去是完全被畅想迷住了,“想想看,一切接入网络的人,他们的声音都会带来实质的影响力!社交网络不仅仅是连接认识的人,扩展个人交友圈,还会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超越时间空间的舆论场!”

Mark按捺着奔腾的思绪开口说:“这是一个新的领域,需要有规则来……”

“听我说!没有规则!你就是未来规则的创造者,Mark!”

“这实在……”

“就比如性别平权法案,为什么每次修正案发布后都会引来Omega大规模游行抗议?没有民调吗?没有投票吗?有,但个人的声音传达不出去,在现实生活中,个人总是倾向于被集体淹没,而社交网络可以让关心的人听到相关的声音!”Mark头脑深处隐隐觉得这个论断需要细想,但被一波接着一波的信息冲刷着,他的神经元像被拴在马屁股上,而马儿在极速奔跑,他根本无暇细想,只是点头,被新的政治赋权机会牢牢吸引住了。

“去加利福尼亚吧!你不该把自己局限在这儿!”Sean高高地举起了杯子,身边的人齐声开始欢呼起来,Mark大脑已经完全兴奋了起来,他拿起酒杯,随着一声响亮的碰撞,更多的酒精被灌入这个躁动的夜晚。



“我之前已经说明了我们需要、必须去加利福尼亚!你现在跟我说你要去纽约?”Mark对着手机质问道,原谅他一时半会儿没控制好音量。

“我会在不久后加入你们的。”Eduardo声音很轻柔,似乎有些小心翼翼的成分,“租房和设备需要的资金会打到账户上的,但是……”听到这个词Mark捏了捏鼻梁,“我觉得你应该先大致计划一下以后的盈利模式,在投入更多资金之前。”

“Wardo,我们现在不讨论盈利……现在还太早了!”很好,又一次控制音量失败,Mark拿着手机在有限的室内空间里走来走去,“我们甚至还不知道Facebook的极限在哪里,它可能比我们之前构想的更有创造力,它能带来的变化不是我们可以预估或控制的!”

“比我们之前构想的更……?是谁提出的?Sean?是他吗?”Eduardo本以为自己的声音可以做到听起来客观公正,但他也失败了。

“不是所有一切都和Sean有关,以防你忘记,我才是Facebook最初的创造者!”

这段通话安静了两秒。Eduardo手掌盖住脸略显疲惫地搓揉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每当话题涉及到Facebook,他们之间就没法心平气和地好好说话,抑或这和Facebook本身其实没多大关系。

“听着,租房和设备需要的钱我会在下个工作日打到账户上。”他主动让步,兴许自上一次争吵后他对Mark一直心怀愧疚,“我不在不代表我不全力支持你,Mark。”

电话那头的声音也软了下来,“谢谢你,Wardo.盈利的事情我会顾及,但不是现在。”

很好,或许他可以称这是一场愉快成功有效率的谈话,Eduardo对Mark罕见的让步大松一口气,嘴角勾出微笑,这是一个好的开头,他们总不可能永远争吵下去。


Mark的下一通电话很快就打来了,差不多是他们安置好新办公场所的时间了,Eduardo满怀期待地接了电话,Mark异常雀跃的声音即刻响了起来:

“Wardo,你绝对不敢相信这种巧合!Sean就住在这栋房子街对面,这真是太令人惊喜了!”


在Eduardo理智开始运转之前他已经用高于正常的音量回复了:

“弱智才相信这是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