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ent Marvelyn

【哈蛋】A gentle breeze 01

 简介:假如不能相守,我该如何继续爱你。

 

Harry的去世几乎使Eggsy的世界整个崩塌,但他需要继承Harry的遗愿,照顾他患有精神障碍的母亲,面对痛失爱子、憎恶特工组织的老人,Eggsy要如何延续这个破碎的家庭呢?

 

 

他用唇轻轻擦过对方的后颈,悄悄把嘴巴摁上去轻微开合着一点一点啄吻着下方细碎的毛发,年长者很显然已经醒了,被痒乎乎的动作弄得轻笑出声,伸过手来抚上他腰间,却也无意制止。Eggsy的鼻尖埋进他茂密而柔软的发丝里,他爱死了这头打着卷的小乱毛,只有他知道老绅士每天早上起来要在盥洗室花多长时间用发胶耐心地一点点把他们打理整齐,即便如此,他左前额还是有一缕特别任性的发丝,每次动作一大就迫不及待地脱离站队掉落出来。Eggsy顺着他鬓角的发际线一点点吻至前额,"Harry..."他呼唤的方式就像是叹息,"Harry...."软软的棕色发卷刷过Eggsy的脸颊,他感觉自己仿若融化在了Harry的气息里,那气息像松,像雪杉,像下着雪的冬天突然裹上脖子的羊毛围巾,像被关在阴湿的地下室数日后扑面而来的大把阳光,像他此生此世最温和深沉的救赎。Eggsy努力垂下眼睛去看Harry的表情,可视野间却是全然的模糊,他下意识眨了眨眼睛——"啪嗒""啪嗒"——泪水坠落被单表层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Eggsy顺手在被子上擦干眼睛,卡其色竖条纹的床单随着眨眼的动作慢慢清晰聚焦,这是Harry最喜欢的一套寝具,而现在左半边空空荡荡的,他却不在。

是的,Eggsy再次孤单一人从两人合买的大床上清醒,第18天。

他怔忡地望着十点钟的阳光穿过窗棂撒在左畔的枕头上,仿佛还能看见光斑在金棕色发丝里跃动的景象,“呯碰——”清脆的碎裂声从楼下传来,紧接着是苍老的声线发出的叫嚷和年轻的声音持续安抚的混合音,Eggsy匆匆忙忙套上T恤一路小跑着下楼,客厅里,呈飞溅状的咖啡倾撒在地板上,还冒着热气,白色马克杯破碎的尸体晃晃悠悠打着转,Juliet弓着腰缩在轮椅里,年轻的女孩跪在一旁仿佛在细心询问什么。

“Roxy,发生什么了?”Eggsy小心翼翼地绕过污渍,走近二人。Roxy抬起头,一脸愧疚,“是我的错,我给她的咖啡太烫了,一个没拿稳就……抱歉把你吵醒了,你昨晚忙到那个时间点。”Eggsy摆了摆手蹲下身检查Juliet的情况,“本来就是我拜托你的事情,你肯来帮忙我就已经够感激——”凑过去的手被老人粗暴地打开,Juliet一脸心烦意乱的表情,扶住两个轮子似乎想离开他们。“咖啡,咖啡,就好像昨夜胃疼到三点的人不是我一样!”Roxy听到这个脸上更难过了,一个劲地小声说对不起。“我说了我不愿意呆在这里,我在老年之家好得很,为什么把我弄走!”Eggsy扶住轮椅尽力安抚,绿眸里也染上了焦急:“Mrs. Hart,Harry一直想接你过来同住,他认为你在老年之家过得不舒服,而且你现在的情况……他更想请专门的人来陪护,把你安排在身边。”

“我儿子死了!”老妇人怒气冲冲地开口,看都没看他们一眼,“而我不想再看到与那个组织有任何瓜葛的人!”

“Harry离开了,可我有义务帮他照顾你。”具有破坏力的字眼被大声喊出,Eggsy忍着心脏的刺痛艰难地说道。

Juliet执拗地滑走轮椅把背影留给Eggsy,“你只是他的学徒,帮我过继这套房产就已经很好了,你不需要再多做什么了,你不欠我的。”

 

 

“我从小就和母亲关系更亲近一些。”那天Harry和Eggsy依偎着缩在刚买的法兰绒半包围沙发里,是Eggsy挑的,支付得时候宝贝得不得了,一运回家却窝在上面咔嚓咔嚓吃起了零食,Harry居然也由着他。

电视里小音量地放着两人都喜欢的老电影,沙发上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你可能不相信,但我是那种什么事情都会和她分享的人,她参与了我每一次受挫、每一个决定。”Eggsy靠在Harry胸前,感受着他说话时胸腔的震动,眯着眼睛叹息,“啊,真让人羡慕呢。”

Harry轻笑:“我大学毕业后决定去参军,可以说那是我第一段苦日子,第一次炮击模拟攻防战,我受伤了,哭着说我要回家找妈妈,队友拿这个嘲笑了我好几年,可怕的是我并不以此羞愧。”小坏蛋在他胸前吭哧吭哧地笑,“哦,天哪,Harry!”他放下零食袋爬起来支着上半身问他,“那Harry小朋友,请问你几岁断奶的呢?”

Harry揉了揉他的脑袋,眼神变得悠长,Eggsy不知道他是长呼了一口气还是叹气,“我参军回来后,如你所知,我加入了Kingsman,一开始妈妈并不知道我是外勤特工,以为只是一些政府工作,后来……”Harry的手在Eggsy头顶上停下了,“后来她被叫去在我病危通知书上签字的时候知道了。”Eggsy倒抽了一口气,把他的手摘下来窝在掌心里。“是贯穿性枪伤,三个,我在她眼睛哭瞎前醒了过来,政府小职员的鬼话也到此结束了。”

“这就是你们疏远的原因吗?”Eggsy捧着他的手皱起眉。

“这只是其中之一,几年后她开始操心我的婚姻,但我永远也不能像她期待的那样娶一位美丽聪慧的贵族女子——事实上,任何女子。”Eggsy明了地点点头,不安地开口:“那你是什么时候告诉她的?”

“一直没有。”

“咦?!”

Harry摁上了额角,声音有了一丝疲惫,“同性恋在上世纪的贵族阶层中是莫大的耻辱,对我父亲的政途也是巨大的打击,我根本不敢告诉家人这种事情,只能以工作的特殊性为由不断拖延。” Eggsy抓紧了他的手指,听着他继续,“所以妈妈把一切不满都堆积在我的工作上,永远不放弃劝我离开kingsman,我们之间爆发了几次口角,最终慢慢就疏远了。”

电影开始播放婉转的片尾曲,玉米片大敞着口被遗忘在扶手上,Eggsy摩挲着Harry的指尖轻轻地说:“你现在想把她接回来?”

“是的,有一段时间了,她现在阶段性神志不清,医生说家庭环境能够帮忙缓解。”

“但我们……”

“我不会要求你搬出去,Eggsy,这个世界上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离开你。”Eggsy把头埋进Harry肩窝藏起嘴角忍不住的笑意,“这就是我一直在犹豫的事情,Eggsy. 我不知道怎么协调这种状况。”Harry把他的头扳起来看着他的眼睛,“我们不能告诉她。”

我们不能告诉她我们的关系,Eggsy.

Harry的话在Eggsy脑海中回放,迫使他忍住了溢到嘴边的话。

她老了,经不起刺激了。

Eggsy看着Juliet的背影,生出了深深的无力感。

这时,Juliet的轮椅却突然慢慢转了过来。

“Henry? Henry!” 老太太突然开口焦急地呼唤,挣扎了几下就从轮椅上站起来颤颤巍巍地四处走动,Roxy和Eggsy同时一个大步迈过去生怕她跌倒。

看着Juliet变得迷迷糊糊的眼神Eggsy明白她估计又陷入了幻觉中,按照医生的嘱咐,他准备好配合她的要求。

“Henry…”Juliet看看Roxy又扭头看看Eggsy,脸上突然化开一抹笑容,“你终于来了,我以为你又被什么事缠住了。”Eggsy瞪大了眼睛指指自己求助地看向Roxy,女孩盯着他无声地警告他好好配合,同时松开老太太那半边身体站开一步。接过Juliet的双手,Eggsy用夸张口型示意Roxy:

我哪里像Harry的老爸?!

“今天可是Harry的毕业典礼,小男孩马上就要跳他第一支交际舞了。”Juliet微笑着移开视线,仿佛一旁的餐椅上正坐着她紧张得脸蛋通红的小儿子。“Harry,看好了,我们给你示范一遍,首先,绅士要礼节周到地去邀请舞伴。”手掌的热度离开手心,Eggsy慌慌张张地在Juliet看过来的视线中站直身体,尽力回想着Harry之前的教导。

Harry的教导……

“Eggsy, no, 鞠躬时头不要埋下去。”面对男孩耍宝一般的夸张动作Harry半带宠溺地摇了摇头,“仔细着些,新年晚会如果出了丑,别怪我不帮你救场。”

“好嘛,我学会了,不就是——”Eggsy快乐地往前跳了几个舞步,抬着脑袋用力一鞠躬——“砰!”

脑门狠狠磕在餐桌角的声音让人听着心里就一抖,Eggsy眼含泪水地直起身,看到了Harry憋笑的脸:“现在肯认认真真练了吗?”

他们围绕着餐厅圆桌,跳动着,旋转着,Harry的掌心带着不可思议的热度穿透他的西装,Eggsy仰起头,壁灯把他的眼睛映成温润的琥珀色,他忍不住去亲吻年长者的下颌,换来对方低下头在唇上的一记深吻。

Eggsy,要领你要记清。

那个吻的热度仿佛穿越多年光阴再次落在他的嘴唇。

手臂要伸直,手心要朝上。

苍老的手掌放进Eggsy的掌心,Juliet上扬的嘴角带上了真挚的愉悦。

半含腰间,胯部以上三指,等对方先伸手。

手臂圈上厚实的羊毛外套,看着Juliet摆好了姿势,Eggsy微举左手扣住对方掌心。

先进左脚,听着重音,变换交叉手位。

Eggsy照顾着老人的身体,动作很慢,第一圈……第二圈……

“Harry,就是这样,看到了吗?”Juliet脚下动作不停,冲着那把椅子问道。

再一个转身,Eggsy面对着那把椅子。Harry翘着腿坐在上面,半握着拳头抵住下巴,眼神温柔地看着他,“Eggsy, well done.”

Eggsy默默收紧了揽在Juliet肩后的手,“Harry说我们跳得很好。”

他出声时才发现嗓音已经哽住了。

白色的餐椅上,Harry扬起了一抹欣慰的笑。


TBC

评论(1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