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ent Marvelyn

【哈蛋】A gentle breeze假如不能相守,我该如何继续爱你 02 全文完

随缘全文链接

02

那天晚些时候,Juliet已经再次恢复了神志,她看起来对上午的舞蹈丝毫没有记忆,晚餐后,她主动提出要去Harry的房间看看他的物品,Eggsy犹豫了一下,赶在她不高兴之前答应下来。

房间就在楼梯平台的拐角,Juliet站在门前默默地向内望去,屋内因为保有人居住的痕迹所以并没有十分整洁。夕阳的光线透过半合的漆灰色窗帘透射进来,Eggsy安静地跟在她身后,Juliet突然打破了沉寂:“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你的东西?”

“呃……因为客房太小了,所以Harry去世后我就搬到了这间。”

“你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她话里的情绪表露得过于明显,Eggsy低着头没有吭声。

“我想自己在这儿待会儿。”

“当然可以。”Eggsy没有拖沓,马上转身下楼,楼梯上,他回头望了一眼,Juliet的背影正缓缓消失在房间门口的橙色光线里,走入那一室Eggsy尚不曾伪装的二人世界。

Juliet的手掌轻轻拂过靠墙的小书架,上面还放着Harry的马克杯,墙面上钉着大小不一的蝴蝶标本框,空气中甚至还残留着他的气息,让人有种Harry下一秒就会从门外走进来问好的错觉。

“对不起鞋底都是泥,外面雨势不小,疗养院的山坡车开不上来。”Harry脱下肩头打湿的西装外套挂在Juliet公寓的衣架上。没有得到回话,他抬眼在室内搜寻了一圈,最终在阴暗的飘窗上发现母亲正望着窗外的雨水出神。

“你还好吗?”Harry皱了皱眉,拿起茶几上的水壶倒了一杯茶向她走去。

“好?把我囚困在这里的人不是你吗?”Juliet嗓音有些沙哑,分辨不出是由于情绪低沉还是身体不适,Harry略带担忧地在飘窗边缘坐下,把茶递过去,但她没接。

“你这是说什么?上次我来的时候你不是说这里挺好的,还有了很多朋友吗?”Harry主动去拉她的手,Juliet一动不动任由着,语气依旧死气沉沉没有波澜,“这里不过是勉勉强强在过日子,所谓朋友,都是一群疯老人,他们听不懂我在说什么,而他们自己谈的内容,也无非就是儿孙,我能插什么嘴?说我儿子是个令人骄傲的高级间谍?”说到最后Juliet口气有上扬的趋势,似乎动了火,把手也抽走了。

“妈妈。”Harry叹气,把茶杯硬塞进她手里,“我向你保证在这里的日子是暂时的,我马上就能把你接过去,等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你看到我的工作是关于什么,或许就不会那么讨厌了。”

塞进掌心的茶杯带着热度,蒸腾的水汽模糊了Harry棕色的眼眸,那双浅棕瞳孔一点点消逝在水雾中,手心的茶杯也骤然冰冷,Juliet抬起手把马克杯放回书架,回头再次打量了这间Harry生活了几十年而她却从未涉足的屋子。靠窗摆放的几个方形小沙发和圆顶置物架就像他们以前老房子摆放的那样,她还记得曾经晚饭后,她会打开老式唱片机,播放她最喜爱的音乐,Harry会和她一起坐在方形沙发里,聊聊这一天的事情,红色的落地窗帘和暖黄色的壁灯把儿子的脸映得无比红润,音乐回响起来,仿佛能看见小Harry窝在沙发里一脸笑容的样子。

嗯?音乐?

Juliet惊讶地走出房间,整栋屋子突然响起了她最喜欢的那首歌曲,那首曾经晚饭后谈天时光的背景音乐。她往楼下望去,Eggsy站在一台老式唱片机前腼腆地微笑着。“Harry跟我提过。”他看着Juliet走下楼来,“他真的很在意你,即便在家,他也总是想到你。”

Juliet无法控制自己眼眶的湿润,往事潮水一般涌来几乎让她窒息,Eggsy体贴地离开留她一个人在唱片机旁整理情绪。

歌曲回荡在房屋的每个角落,木质结构的屋子配色显得暖意十足,像极了Harry儿时的家,Juliet第一次仔细地观赏这座房子的细节,甚至认真阅读了书房贴的那些报纸,她穿过餐厅来到厨房,Eggsy正一手拿着一把大号餐刀,一手抬着一口铁锅,将锅底的黑色杂质削掉,像自己习惯的方式一样。

她有些惊讶,但说出口的却是冷静的陈述句:“你用刀背清理铁锅。” 

“是Harry教我的。”

Juliet就站在那儿看着,隔了许久又说:“我在房间里还能闻到他的味道。”

Eggsy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我也是。”他不想这样的,但发出的声音还是带上了哽咽,“我也能闻到他。”

铁锅被他留在清洗池里,Eggsy抬起胳膊迅速在衬衫上抹了把眼睛。

外面,太阳已经完全沉入地平线,夜晚就要来了,这又是一个Harry缺席的夜晚,但神奇的是这次Eggsy和Juliet有一阵子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糟。

 

 

 

咖啡厅的门被风风火火地推开,挂在门头上的风铃发出一阵阵叮呤咣啷的声响,Eggsy刚刚从咖啡杯里抬起头,对面座椅就唰地降落了一个人。

Eggsy抬手叫来服务员,与此同时对面的女孩也急急忙忙地说起话来:“对不起我晚了一会儿……哦,美式就好,不要牛奶,谢谢。”Eggsy等服务员走后才开口:“别道歉,是我把你叫出来的太早了,嘿,嘿,淑女一点,Roxy,不知道还以为你来救火。”

Roxy翻了个白眼:“我觉得我就是来救火的,说吧蛋蛋,出什么事了?”

Eggsy的脸一下子就皱了起来,“天哪,Roxy,我搞砸了!”

Roxy抬起了一边眉毛。

“Juliet今早叫了车回他妈的老年之家去了。”

“什么?!”Roxy瞪大了眼睛,“你……不是,她怎么说走就走,你不是把她东西都搬过来了吗?”

“哪有啊,只是一些随身衣物和必需用品,就一个手提箱。”

“你到底怎么回事!昨天不是进展不错吗?”

“因为她还是坚持要回老年之家过,然后我们不知道怎么地就吵起来了!”

这天更早的时候——

“你太固执了!老天,你和Harry一样固执!我只是想帮你,而你却让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不是你的错!是那个特工组织的错!”随着Eggsy拔高音量叫喊,Juliet的嗓门也响亮起来。

Eggsy疯狂地揪着自己头发,看着她把东西粗暴地一件件往手提箱塞,又急又气地在原地打转:“拜托!那是Harry一辈子都真正想要去做的事情!如果你爱他,为什么不能连带他的理想他的职业一起爱?”

“你一个小孩子又懂什么!”

“我只知道如果你们爱着对方,那有什么操蛋的分歧不能弥合呢?你一直以负面的态度给他施压,却从来没有愿意以包容的心态跟他好好谈谈!”

 

“就是这样,我碰了不该碰的点,她气炸了,箱子都没收拾好,提着就走了。”Eggsy声音低落,手指摩挲着咖啡杯的边缘,眼神没有焦点。

Roxy喝了一口自己的咖啡,不知道是已经平静下来还是无可奈何地认命了,“你想一直和她生活在一起吗?”

“我……其实我也不知道,你认为我疯了吗?”

“如果让我跟我妈住一起,我可是会疯。”

Eggsy露出了今早第一抹微笑,但稍纵即逝,“唉,但我要怎么办呢?”

“把她留在老年之家也可以啊,她已经在那里生活那么久了,早习惯了。”

Eggsy抬起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睛好像在看Roxy好像又不在,说的话好像在对Roxy说也好像在自言自语:“我可以暂停外勤,我可以学做护工,我可以去学任何她喜欢的事情……”

Harry,我能把这件事做好的。

“我一直在后悔把她送到老年之家,但在做出决定之前我真的做了很多调查。”Harry沉重地叹气,咖啡杯握在手里,却一口都没有动,又被他放回了杯垫。“那里的医护很专业,装潢像是40-50年代的风格,老人会觉得自在一些,但是……”

Eggsy从对面座椅的靠背中直起身打断他,“你把她放在那里主要是为了治疗,别拿其他的责备自己。”

“你又来了,间歇性的精神痴呆根本不严重。”

“这种病影响的不仅仅是记忆,还有方方面面……”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Harry突然提高了音量,而医生说家庭环境能帮她缓解,可我、可我……”

Eggsy站起身坐了过去,身体贴着他的大腿把手伸向发际,“别皱眉头了。”他梳了梳Harry额前的头发,“让她来跟我们一起住吧,就这么定了。”

“你疯了吗?这简直是自杀。”

“我们有其他办法吗?”

Harry没有说话,只是看起来很疲倦地把重量靠上了椅子后背。

Eggsy问:“你觉得我们要瞒她多久?(lock her up)”

Harry突然就被点着了:“我没有关她!见鬼的,Eggsy!”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Eggsy慌张地凑过去,“我只是不知道要再说些什么了,如果这是你想做的事情,把你母亲接回来能让你不这么心烦,那我会绝对支持你的。”

Harry沉默地靠在椅子上,握住Eggsy的手给予些许安慰,目光看着眼前的虚空慢慢说道:“如果她能喜欢你,事情就好办多了,但你是Kingsman的特工,这就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Eggsy伸长脖子在Harry下巴尖上狠狠亲了一口,弄出了很大的声响,“她儿子喜欢的她也不喜欢吗?”

Harry瞥了一眼安静的咖啡厅低头看着小男友:“我恐怕她也不喜欢小混蛋,而我面前就坐着一位。”

“混蛋?刚刚那样就算混蛋?那这样呢?”Eggsy扒拉下Harry的脑袋张嘴咬上他的唇,感觉着Harry的唇线翘起,托住了他的后脑。

 

 

老年之家建立在半山坡的小树林里,建筑物外形非常温馨可爱,若不是想到一会儿要面临的情况,Eggsy几乎要把这当成一次踏青了。

木地板,木家具,暖黄的灯光,红色系的配饰及床上用品,Juliet的房间就像一团小火苗,在伦敦阴冷的早晨中跃动着。

“Harry之前跟我描述过这个地方。”Eggsy环视了一周后主动开口,Juliet坐在不远处的圆桌旁,看上去兴致不高。“不管你今天来说什么,我都不会回去跟你住的。”

“那你为什么同意见我?”

“我想要Harry的骨灰。”

Eggsy挨着桌子在她对面坐下,他咬着下唇一脸复杂,但给出的回应却没有他看上去那么纠结,“我不想。”

“你是什么意思?!”Juliet漫不经心的神态一扫而空,看着Eggsy的眼神几乎算得上瞪视,“他的东西已经都在你那里了,为什么不能给我一盒骨灰?!”

被她的怒火惊了一下,Eggsy垂下了眼睛还是说话了,“哈利说过他想把骨灰撒到kingsman后门的湖泊里,我打算为他实现这个愿望的,他会喜欢的。”

“Harry是我唯一的儿子!” 

“他是我一生的……”Eggsy看着愤怒的Juliet生生掐断了嘴边的话,“……他是我一生的……导师。” 

Juliet明显已经气到不想再说话,Eggsy咬着口腔内侧的肉,试图把喉咙口发堵的感觉憋回去,“Mrs.Hart,他很爱你,总是想让你过得更好一些。”

“真的吗?如果他真这么想,还把我丢在这里?”

“他真的很想让你跟他一起住。”

“我知道,后来你出现了。”

“那是什么意思?”

“他说什么房子不够大,我觉得,他就是不想。”

 

Harry推开雕花的木门走过来从肩后搂住母亲给了一个拥抱,“抱歉我晚了,专车借给Eggsy了。”

他把大衣在椅背上搭好,落座后却对上了母亲奇怪的视线。

“……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学徒而已,你对他太好了。”

Harry心里一咯噔,压抑着戳刺的情绪问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是你母亲,我们才是一家人,你却每次都把他的需求放在我前面。”

“妈妈,只是借个车,我也没迟到太久。”Harry歉意地抚了抚她的后背,在她侧脸印上一个吻,“你永远是最重要的。”

 

Eggsy拼命摇头,他急切地甚至把椅子向前挪了一些,“Harry和我商量过搬到更大的房子,以便接你过来,但……我们没来得及计划……”

Harry曾经坐在这个位置,跟她说着好听的话,给她的侧脸落下一吻,Juliet闭了闭眼,只是觉得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无论如何,Harry都不在了。

Eggsy得不到回应,只能在公寓里走来走去,每个房间都有一些年代久远的摆件,壁炉上摆着一排老照片。Eggsy看到一位样貌精致的青年穿着学士服捧着一卷证书冲着镜头微笑,这是Harry,二十出头的模样,他的眼睛一点也没变。左边是一对年轻母子的合照,穿着黄色连衣裙的美丽女人跪在草坪上半搂着孩子的肩膀,小男孩有着一头卷发和可爱的圆脸。“这是Harry吗?”他出声询问。

Juliet还坐在原位,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回答他了:“是。”

“他那时几岁?”

“记不清了,不超过六岁。”

“这是他和他父亲吗?他戴着父亲的勋章?”

“Harry从小就想当一名英雄,对那些勋章更是有狂热的喜爱。”

你确实成为了一名英雄。Eggsy无声地擦过照片的玻璃框,尽管人们不会传颂你的名字,但世界上有那么多地方因你而依旧祥和。

我为你骄傲,Harry,但我觉得太不公平,我居然只在你的生命里出现了短短几年。

泪水顺着他的下巴垂落前襟,一张张Harry的脸庞在他眼中融为斑驳的色块,Eggsy摸索着把相框放回去,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飞速抬起袖子把脸蹭干净,Juliet来到他身边,看到他通红的眼眶,一时间欲言又止。

“我很抱歉,Mrs.Hart.”Eggsy先一步开口,硬打回去的眼泪正苦涩地倒流回食道,“抱歉我之前还要跟你争骨灰,你是他的母亲,当然有权要走他。”

Eggsy不自觉抽鼻子的声音在寂静的公寓内大得无法忽视,Juliet沉默着从壁炉上取下一个相框,照片上,少年Harry正坐在书桌前整理领结。“这个你拿去吧。”

Eggsy有点受宠若惊地接过来,“这张是在哪拍的?”

“我们家。我老了身体不便利了以后就没在住那儿了。”

“房子还在吗?”

“现在大概用作政府某处接待场所了吧。”

Eggsy看着Juliet的侧脸,她很显然已经陷入了某段与老房子相关的回忆中,他思考了片刻后问道:“你愿意回去看一看吗?”

 

 

他整个上半身都贴在对方后背上,手肘抵在枕头上托腮看着他后脑可爱的发旋,食指绕着那个旋打圈圈把棕色的卷发绕上手指又松开,Harry抓住了他的手腕,似是无意识一般轻轻摩挲着掌根的纹路,“……我觉得我们还是必须要告诉她。”

Eggsy很快就明白他在说什么,他手掌搭上Harry赤裸的肩头轻声回复:“那就告诉她,我很高兴你能想通。”

床上沉默了一会儿,Harry翻身把自己埋进太空棉被褥着心烦地注视着天花板,“……我一想到我要跟她开口,心就跳得很快,我觉得我会临阵退缩,你知道吗,昨天她还怨你害我等出租车过去。”

“这只是一个借口吧?她在为不能跟你住一起而生气。”

Eggsy刚想跟着Harry一起躺下,对方就一下子坐了起来并扶起他一边胳膊让两人面对面坐着,Harry近距离注视着他,这次语气比刚刚稍稍坚定了一些:“Eggsy,我在想……我们应该先给她办理离院手续,把她和她的东西都接过来,这样即便她有什么不满,也不得不在家里内部解决。”

“你真觉得这样行得通?”

“我下个月就要这么做,她刚搬来那个晚上,我希望你稍微离开一下。”

Eggsy一时没吃透他是什么意思,习惯性地插科打诨:“得嘞,那我就在外面街道上打转。”

这次Harry却没接他的话茬,相反,Eggsy的玩笑话让他脸上展现出一丝愧疚,“我是说……你去订个酒店,住几晚,我会随时跟你联系。”

“如果你觉得这样确实能解决问题,那当然可以。”Harry无声地握紧他的小臂,Eggsy能感知到他的感激,他抚摸着Harry的后颈,放任自己充满爱意的眼神在他的脸颊上细细巡回,“你们两个可真像。”

Harry搂过Eggsy,让他赤裸的胸膛贴上自己的,“感觉一下,Eggsy,我几乎在发抖了,我可能会从内部爆炸。”

Eggsy在他怀里小声笑了出来,震动的肌体让Harry抿抿唇角也露出了一丝弧度,Eggsy推推他:“就这么做吧,别想太多,一切都会好的。”

“是的,我知道。”Harry宽厚的手掌在他脊背上摩挲着,闭上眼睛把下巴埋进Eggsy松散的发丝中,“我爱你,Eggsy.”

Eggsy仰起头,巨大的高侧窗透进雪白明亮的光线,Harry迎着半室的明媚身影仿佛微微散发出圣洁的光辉,他透亮的蜜糖色眼眸一眨不眨地凝视着他,“再用力拍拍我的肩吧,Harry。”光线太耀眼,刺得Eggsy眼眶中盛满了泪水,“我太想念那个了。”

楼下急促的敲门声带走了房间内敞亮到不现实的光线,四周围一下子暗了下来,变成了一个常见的、伦敦阴沉沉的早晨。

“我太想念你了,Harry。”Eggsy看着眼前一团空寂,最后喃喃道。

他擦干眼泪一边套上衣服一边跌跌撞撞地奔下楼梯。

Roxy和Juliet站在街道边,叫好的出租车也稳稳当当地停在那儿。

“准备好一起探索Harry的童年时光了吗?”Roxy精神饱满地冲他打了个招呼,Eggsy挤出一脸笑容,深吸几口气调动出积极的心情,Juliet看上去倒是十分精神矍铄,一路上都在和Roxy融洽地闲聊。

那座砖红色的三层独立式房屋映入眼帘时,Eggsy没有丝毫惊讶,或许在他的脑海里,Harry就应该住一栋这个模样的房子。

这一天是星期日,政府机关不工作,只有一位老管家在打理家政。三人说明了来意,老管家将钥匙借给他们,又热情地一路将他们送进房屋一楼大厅。

“空旷多了。”Juliet感慨,“这里原本的餐桌改成了会议方桌,地方一下子就空出来了。”Eggsy只顾抬头看着墙上各式各样的壁画,还有穹顶上令人惊叹的油画。墙上似乎是历代Hart家族中功成名就的人物,Eggsy发现自己在不自觉得寻找着“贵族窄小的下巴”这一特征,不由自顾自地露出微笑。

他看到了Harry跟他讲过的摆满相框的大理石壁炉(现在那上面什么都没有),餐厅连接着阳台处的方形沙发和茶几,一间内部设计成错层结构的卧室,他还看到了Harry中学时在墙上凿刻的巨型蝴蝶浮雕,翅膀边缘还打上了金属条,他走近探出指尖细细摩挲刻痕中粗糙的砂砾,Harry曾经拿着鹤嘴锄,一下一下敲打在他手指停留在的地方。

“Hello…”Eggsy喃喃道,“Hello, young Harry, I’m Eggsy.”

“Eggsy!”横穿走廊的叫声把他惊得一个激灵,扭过头,走廊另一头Roxy踩着高跟鞋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你看见Juliet了吗?我哪里都找不到她!”

“我以为你们一直在一起!”Eggsy慌了一秒然后快速冷静下来,“你们是怎么分开的?”

“她说要用一下洗手间,我就让她去了,我故意没走远,谁知道她一直没回来,我就想,好吧,她可能出来后自己去看其他地方了,可是刚刚我才发现哪里都找不见她。”Roxy两瓣嘴唇飞速开合几乎是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Eggsy不得不拍拍她的肩让她平静下来,“别担心,她很熟悉这里,况且这里也没有外人,不会有事的,我们一起去一楼好好找找。”

 

 

当他们找到Juliet时,她正神情呆滞地在楼梯下面窄小的空间里挪动着脚步,裤子湿了一大片,很明显病症在她找到洗手间前找上了她。

Eggsy和Roxy准备了一盆热水和干净衣物,Roxy帮她把身上清理干净,期间Juliet一直念叨着晚餐要准备的菜品,不知道思绪又回到了大脑的哪个角落。等把老人照顾妥当后,两个年轻人只想一动不动地坐一会儿。

“……再配一盘红酒烧牛肉,堆上椒盐土豆,Harry最喜欢了。”Juliet的眼神提到儿子时亮了一下,“他最近表现很好,值得一点犒劳,但我不会早早告诉她,这会是个惊喜。”她的脸上燃起慈爱的笑容,“哦,他口口声声说着讨厌惊喜,其实没人比他更享受这些。”

“你说我疯了才会这么执着地要跟Mrs. Hart住一起。”Eggsy安静地坐在沙发上,自始至终因Juliet的胡话而微笑着,这时突然向Roxy说起了话。

“我只是想和一个同样爱Harry如生命一般的人待在一起而已。”

“我一直觉得我们能快快乐乐地住在一起的,是,我们没有一丁点相同的地方,但我们都是深爱Harry的人,这样能让我觉得,我对Harry的爱还是鲜活的。”

“Eggsy……”Roxy眼神真挚,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Mrs. Hart.”Eggsy突然把眼神转到了Juliet身上,虽然对方垂着头没有给他丝毫回应,他还是带着之前的微笑开口了,“我不仅仅是Harry的学徒,我是他男朋友,我们在一起三年了。”

他微笑着,迎着背后投射出大片乳白色光线的高侧窗,勾起的嘴角接住了眼角滑落的一滴泪珠。

“我很爱他,非常非常爱他。”

“我还会继续爱他,我想继续爱他,爱到我无法再爱为止。”

“请允许我和您一起爱着您的儿子,请原谅当他不在后,我还持续思念着他。”

说着说着,Eggsy笑容慢慢增大,眼泪从唇上滑下去,汇入雪白的牙间,唇角勾不住的,就从下巴坠落,沾湿领口。

“请让我爱Harry.”

远处,大门咣当一声打开又被关上,细细碎碎的脚步挪动着向厨房移动,不一会儿就传来了碗碟的声音,接近中午了,管家开始准备午饭了。Roxy意识到了时间,附身去收拾带来的提包。

Juliet慢慢抬起了头,“我们回家吧。”

她眼中分明清澈地倒影着对面哭成泪人的大男孩,她补充道:“Eggsy.”

Roxy捂住了嘴巴,Eggsy嘴唇哆嗦了一下丢脸地溢出一声哭嗝。

“好的,Mrs. Hart,好的。”

“我们回家。”

 

END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