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ent Marvelyn

【ME】【ABO】假如Sean Parker是个Omega ③

五 

发动机嗡嗡地响着,汽车左行转弯,转向灯发出踢踏踢踏的声音,除此之外就只有Eduardo极力压抑却还无比清晰的喘气声,Mark很安静,Christy好像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脑中沸腾的血液逐渐平息,Eduardo几乎被迟到的懊悔生生扼死,不等他说出什么挽回的话,令人不安的寂静就被Mark撕破了。

“虽然我知道你根本不想参与这次会谈,但我没想到你一直都这么不重视Facebook。”

Mark的声音与其说是蕴含怒火,倒不如说是饱含失望,这让Eduardo的心疼痛地揪了起来。

“所以你以开始答应给我投资……”他抬起手半盖住嘴巴,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好像组织下半句话是比一天强撩三个女孩儿还困难的任务一样,然后他生硬地截断了前面那句话,语调一转——“我刚刚在计划拉你一起去加州,那里才是适合Facebook孵化的地方。”Mark的声音闷闷地从指缝里漏出来,他把手落回膝上,“但你不会去的对吗?你没把它看做是未来值得奋斗的事业,你只是……帮了一个朋友。”

他现在又不在看Eduardo了,Eduardo头脑懵懵的,他嘴边有一万个否定词要说,但字词都零零散散地在口腔游走,一个都抓不住。

“不……”Eduardo最终虚弱地开口,“不仅仅是一份人情……”

“只是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Mark注视着出租车前窗散射的交通灯光斑,比起他们最开始争执时,声音小了很多,“你是一个优秀的经济人,一个成功的投资者,我以为你是看到了Facebook未来的潜力……”他深吸了一口气,“但你只是帮了一个朋友。”

“我不够格,是吗?”

Mark的语气极轻地从唇缝飘出来,像冬天一团哈气散在密闭的空间里,明明这么安静,Eduardo脑袋里却嗡——嗡——地低鸣着,他想迅速否认,但刚刚的大声争执好像掏空了他所有力气,他嘴巴张开又合上,最后吐出了一句:“我从没那么觉得。”

如果他的声音没有这么无力、如果他的腔调没有这么飘忽,可能Mark会更加信服。



Sean灌下一大口啤酒——或是掺了其他酒精饮品的疯狂鸡尾酒——在嘈杂的舞池背景音乐中大声喊叫着,这里实在是太吵闹,Mark不得不靠得很近才能听清他在喊什么,不过他觉得即便环境没有这么喧嚣,Sean这会儿也会激动地大喊大叫的。

“你得相信你的直觉!”一位穿着古怪领结背心的年轻人走过来拍了Sean的肩膀,他头也没回顺势拉过那人的手臂把他拽到沙发旁边的空位上,Mark有点分神地看了一眼,但Sean——即便年轻人已经把大腿搭到了他的腿上——他的思绪好像一秒钟都没有飘离过,“Mark!投资、盈利、运营……这些都是狗屎!那些在意细枝末节的商人不懂创新的引爆点!你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去操心!网络远比现在更有潜力,你缔造的是全新的领域!问题是,我们有没有勇气去闯这条没有路的路?”尽管俱乐部光线昏暗杂乱,Sean的双眼还是设法在背景中闪闪发光,Mark的血液在血管中舞蹈,他不知道多少是由于Sean的话,多少是由于太多的酒精。只是更多看似是Sean的熟人凑了过来,对面的小沙发逐渐变得拥挤,Mark庆幸自己来之前使用了信息素阻绝剂,他很少踏入这种拥挤又狂热的俱乐部,过于浓烈的信息素气味会扰乱他的思考,但Sean看起来依旧思维敏捷,而且显而易见地,他人缘非常好,做商业需要这个,Mark笃信,Sean在某一程度上能弥补自己的不足。

“想象一下,网络加上社交会带来什么!”Sean身体前倾到几乎紧贴桌面,他的表情十分全神贯注,“一个真正自由的言论场即将形成,这里不仅仅是人们的日常生活,还将改写政治气候!”Mark,尽管小幅度地摇了摇脑袋,但双眼看上去是完全被畅想迷住了,“想想看,一切接入网络的人,他们的声音都会带来实质的影响力!社交网络不仅仅是连接认识的人,扩展个人交友圈,还会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超越时间空间的舆论场!”

Mark按捺着奔腾的思绪开口说:“这是一个新的领域,需要有规则来……”

“听我说!没有规则!你就是未来规则的创造者,Mark!”

“这实在……”

“就比如性别平权法案,为什么每次修正案发布后都会引来Omega大规模游行抗议?没有民调吗?没有投票吗?有,但个人的声音传达不出去,在现实生活中,个人总是倾向于被集体淹没,而社交网络可以让关心的人听到相关的声音!”Mark头脑深处隐隐觉得这个论断需要细想,但被一波接着一波的信息冲刷着,他的神经元像被拴在马屁股上,而马儿在极速奔跑,他根本无暇细想,只是点头,被新的政治赋权机会牢牢吸引住了。

“去加利福尼亚吧!你不该把自己局限在这儿!”Sean高高地举起了杯子,身边的人齐声开始欢呼起来,Mark大脑已经完全兴奋了起来,他拿起酒杯,随着一声响亮的碰撞,更多的酒精被灌入这个躁动的夜晚。



“我之前已经说明了我们需要、必须去加利福尼亚!你现在跟我说你要去纽约?”Mark对着手机质问道,原谅他一时半会儿没控制好音量。

“我会在不久后加入你们的。”Eduardo声音很轻柔,似乎有些小心翼翼的成分,“租房和设备需要的资金会打到账户上的,但是……”听到这个词Mark捏了捏鼻梁,“我觉得你应该先大致计划一下以后的盈利模式,在投入更多资金之前。”

“Wardo,我们现在不讨论盈利……现在还太早了!”很好,又一次控制音量失败,Mark拿着手机在有限的室内空间里走来走去,“我们甚至还不知道Facebook的极限在哪里,它可能比我们之前构想的更有创造力,它能带来的变化不是我们可以预估或控制的!”

“比我们之前构想的更……?是谁提出的?Sean?是他吗?”Eduardo本以为自己的声音可以做到听起来客观公正,但他也失败了。

“不是所有一切都和Sean有关,以防你忘记,我才是Facebook最初的创造者!”

这段通话安静了两秒。Eduardo手掌盖住脸略显疲惫地搓揉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每当话题涉及到Facebook,他们之间就没法心平气和地好好说话,抑或这和Facebook本身其实没多大关系。

“听着,租房和设备需要的钱我会在下个工作日打到账户上。”他主动让步,兴许自上一次争吵后他对Mark一直心怀愧疚,“我不在不代表我不全力支持你,Mark。”

电话那头的声音也软了下来,“谢谢你,Wardo.盈利的事情我会顾及,但不是现在。”

很好,或许他可以称这是一场愉快成功有效率的谈话,Eduardo对Mark罕见的让步大松一口气,嘴角勾出微笑,这是一个好的开头,他们总不可能永远争吵下去。


Mark的下一通电话很快就打来了,差不多是他们安置好新办公场所的时间了,Eduardo满怀期待地接了电话,Mark异常雀跃的声音即刻响了起来:

“Wardo,你绝对不敢相信这种巧合!Sean就住在这栋房子街对面,这真是太令人惊喜了!”


在Eduardo理智开始运转之前他已经用高于正常的音量回复了:

“弱智才相信这是巧合!”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