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ent Marvelyn

【ME】【ABO】假如Sean Parker是个Omega ③

五 

发动机嗡嗡地响着,汽车左行转弯,转向灯发出踢踏踢踏的声音,除此之外就只有Eduardo极力压抑却还无比清晰的喘气声,Mark很安静,Christy好像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脑中沸腾的血液逐渐平息,Eduardo几乎被迟到的懊悔生生扼死,不等他说出什么挽回的话,令人不安的寂静就被Mark撕破了。

“虽然我知道你根本不想参与这次会谈,但我没想到你一直都这么不重视Facebook。”

Mark的声音与其说是蕴含怒火,倒不如说是饱含失望,这让Eduardo的心疼痛地揪了起来。

“所以你以开始答应给我投资……”他抬起手半盖住嘴巴,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好像组织下半句话是比一天强撩三个女孩儿还困难的任务一样,然后他生硬地截断了前面那句话,语调一转——“我刚刚在计划拉你一起去加州,那里才是适合Facebook孵化的地方。”Mark的声音闷闷地从指缝里漏出来,他把手落回膝上,“但你不会去的对吗?你没把它看做是未来值得奋斗的事业,你只是……帮了一个朋友。”

他现在又不在看Eduardo了,Eduardo头脑懵懵的,他嘴边有一万个否定词要说,但字词都零零散散地在口腔游走,一个都抓不住。

“不……”Eduardo最终虚弱地开口,“不仅仅是一份人情……”

“只是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Mark注视着出租车前窗散射的交通灯光斑,比起他们最开始争执时,声音小了很多,“你是一个优秀的经济人,一个成功的投资者,我以为你是看到了Facebook未来的潜力……”他深吸了一口气,“但你只是帮了一个朋友。”

“我不够格,是吗?”

Mark的语气极轻地从唇缝飘出来,像冬天一团哈气散在密闭的空间里,明明这么安静,Eduardo脑袋里却嗡——嗡——地低鸣着,他想迅速否认,但刚刚的大声争执好像掏空了他所有力气,他嘴巴张开又合上,最后吐出了一句:“我从没那么觉得。”

如果他的声音没有这么无力、如果他的腔调没有这么飘忽,可能Mark会更加信服。



Sean灌下一大口啤酒——或是掺了其他酒精饮品的疯狂鸡尾酒——在嘈杂的舞池背景音乐中大声喊叫着,这里实在是太吵闹,Mark不得不靠得很近才能听清他在喊什么,不过他觉得即便环境没有这么喧嚣,Sean这会儿也会激动地大喊大叫的。

“你得相信你的直觉!”一位穿着古怪领结背心的年轻人走过来拍了Sean的肩膀,他头也没回顺势拉过那人的手臂把他拽到沙发旁边的空位上,Mark有点分神地看了一眼,但Sean——即便年轻人已经把大腿搭到了他的腿上——他的思绪好像一秒钟都没有飘离过,“Mark!投资、盈利、运营……这些都是狗屎!那些在意细枝末节的商人不懂创新的引爆点!你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去操心!网络远比现在更有潜力,你缔造的是全新的领域!问题是,我们有没有勇气去闯这条没有路的路?”尽管俱乐部光线昏暗杂乱,Sean的双眼还是设法在背景中闪闪发光,Mark的血液在血管中舞蹈,他不知道多少是由于Sean的话,多少是由于太多的酒精。只是更多看似是Sean的熟人凑了过来,对面的小沙发逐渐变得拥挤,Mark庆幸自己来之前使用了信息素阻绝剂,他很少踏入这种拥挤又狂热的俱乐部,过于浓烈的信息素气味会扰乱他的思考,但Sean看起来依旧思维敏捷,而且显而易见地,他人缘非常好,做商业需要这个,Mark笃信,Sean在某一程度上能弥补自己的不足。

“想象一下,网络加上社交会带来什么!”Sean身体前倾到几乎紧贴桌面,他的表情十分全神贯注,“一个真正自由的言论场即将形成,这里不仅仅是人们的日常生活,还将改写政治气候!”Mark,尽管小幅度地摇了摇脑袋,但双眼看上去是完全被畅想迷住了,“想想看,一切接入网络的人,他们的声音都会带来实质的影响力!社交网络不仅仅是连接认识的人,扩展个人交友圈,还会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超越时间空间的舆论场!”

Mark按捺着奔腾的思绪开口说:“这是一个新的领域,需要有规则来……”

“听我说!没有规则!你就是未来规则的创造者,Mark!”

“这实在……”

“就比如性别平权法案,为什么每次修正案发布后都会引来Omega大规模游行抗议?没有民调吗?没有投票吗?有,但个人的声音传达不出去,在现实生活中,个人总是倾向于被集体淹没,而社交网络可以让关心的人听到相关的声音!”Mark头脑深处隐隐觉得这个论断需要细想,但被一波接着一波的信息冲刷着,他的神经元像被拴在马屁股上,而马儿在极速奔跑,他根本无暇细想,只是点头,被新的政治赋权机会牢牢吸引住了。

“去加利福尼亚吧!你不该把自己局限在这儿!”Sean高高地举起了杯子,身边的人齐声开始欢呼起来,Mark大脑已经完全兴奋了起来,他拿起酒杯,随着一声响亮的碰撞,更多的酒精被灌入这个躁动的夜晚。



“我之前已经说明了我们需要、必须去加利福尼亚!你现在跟我说你要去纽约?”Mark对着手机质问道,原谅他一时半会儿没控制好音量。

“我会在不久后加入你们的。”Eduardo声音很轻柔,似乎有些小心翼翼的成分,“租房和设备需要的资金会打到账户上的,但是……”听到这个词Mark捏了捏鼻梁,“我觉得你应该先大致计划一下以后的盈利模式,在投入更多资金之前。”

“Wardo,我们现在不讨论盈利……现在还太早了!”很好,又一次控制音量失败,Mark拿着手机在有限的室内空间里走来走去,“我们甚至还不知道Facebook的极限在哪里,它可能比我们之前构想的更有创造力,它能带来的变化不是我们可以预估或控制的!”

“比我们之前构想的更……?是谁提出的?Sean?是他吗?”Eduardo本以为自己的声音可以做到听起来客观公正,但他也失败了。

“不是所有一切都和Sean有关,以防你忘记,我才是Facebook最初的创造者!”

这段通话安静了两秒。Eduardo手掌盖住脸略显疲惫地搓揉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每当话题涉及到Facebook,他们之间就没法心平气和地好好说话,抑或这和Facebook本身其实没多大关系。

“听着,租房和设备需要的钱我会在下个工作日打到账户上。”他主动让步,兴许自上一次争吵后他对Mark一直心怀愧疚,“我不在不代表我不全力支持你,Mark。”

电话那头的声音也软了下来,“谢谢你,Wardo.盈利的事情我会顾及,但不是现在。”

很好,或许他可以称这是一场愉快成功有效率的谈话,Eduardo对Mark罕见的让步大松一口气,嘴角勾出微笑,这是一个好的开头,他们总不可能永远争吵下去。


Mark的下一通电话很快就打来了,差不多是他们安置好新办公场所的时间了,Eduardo满怀期待地接了电话,Mark异常雀跃的声音即刻响了起来:

“Wardo,你绝对不敢相信这种巧合!Sean就住在这栋房子街对面,这真是太令人惊喜了!”


在Eduardo理智开始运转之前他已经用高于正常的音量回复了:

“弱智才相信这是巧合!”


【ME】【ABO】假如Sean Parker是个Omega ②

这次应该不会被屏蔽吧……

战战兢兢地贴上原文字……



 

Mark和Eduardo的友情发展得异乎寻常地快,还没一个学期,H33里就住进了Eduardo在沙发上的靠垫,Eduardo在飘窗上的毯子,Eduardo在电脑桌上的马克杯,更别提永远不会完全空置的冰箱。

Eduardo是Mark一直都希望结交的那种商学生,家族经商,自己也已经有了可观的资金积累,但他并没有急慌慌地通过Eduardo去拓展交际圈,他甚至从没问过Eduardo的其他朋友都是什么人,好像Eduardo就应该毫无预料地出现,好像Mark就应该突如其来地习惯,习惯生活中处处有Eduardo的生活。

如果有人要问Eduardo对这段关系作何感想,他会说“Going well”,当然,这句话可以有多种理解,但配合着Eduardo脸上逐渐增大的笑容和干脆把脑袋埋进枕头里的举动,这含义就不难理解了,而Mark,Mark永远是Mark,你既没法从他的口中多听到些什么,也没法从他脸上多看到些什么。

所以,当Mark以罕见的兴高采烈的姿态告诉Eduardo,自从他在Facebook上设置了情感状态后挂着单身状态的女孩儿——还有男孩儿——纷纷来加Facebook好友,Eduardo罕见地感受到了恼怒,这股恼怒的指向十分不明确,可能是针对Mark的麻木,可能是针对自己的懦弱。当Christy和她的朋友发出大胆的邀约时,Eduardo有些过于热切地迎合了她们。

我可能是在赌,赌一个自己绝对不会喜欢的结果。

Eduardo这样想。

Mark需要他,信任他,像任何一个人对待好友那样对待他,他对他的情感是那么透明、纯洁、裸露,甚至让他在他们俩之间看起来脆弱,与之相较,Eduardo的保守、隐忍、掩饰,让他似乎掌控着两者关系的主动权,但Eduardo心里清楚,从他第一次半夜穿过大半个校园去给Mark送钥匙,还该死地在12月的天气里等了他两个小时,而见到Mark时只关心他是否安全开始,自己就彻底成了被另一个人所左右的附庸,或许这么说有些残忍地夸大了,可感情这东西你既没法选择什么时候送出,也没法决定什么时候收回。

当Christy以超乎beta的强势把他摁在厕所隔间里亲吻的时候,Eduardo满身心都在关注的却是隔壁的动静,Mark和另一个女孩的动静,Christy粗暴地扯开了他的腰带,他的注意力则死死地粘在隔板上,仿佛隔着一层保鲜膜在感受她的唇舌,而Mark轻喘的低笑声刺穿劣质胶合板,在他的耳腔中颤动,Eduardo的脊椎感到一阵麻痒,他绝望地睁大了眼睛颤抖着射了出来。

 

答应和Christy发展一段长期关系是愚蠢的,尤其是在得知Mark自打从厕所出来后就再也没和那女孩儿联系过,这让Eduardo与Christy的关系失去了任何意义,从Eduardo的角度来说,当然。

“我不能理解,她看起来很棒,你为什么没想着跟她认真发展一下呢?”

“Well...”Mark捏着手里的红色扭扭糖,看看在H33的沙发上瘫成一团的Eduardo,很随意的耸了耸肩:“她是beta.”

Eduardo坐起身,后悔自己脱口而出的急切:“Beta怎么了?!”

Mark好像被吓了一跳,但他的回答还是一样的不假思索:“beta什么味道都没有,有点无聊。”

 

无聊。

 

Eduardo慢慢躺回去,他恍然觉得自己在这里变成了一架钢琴,以固定的节拍持续性地发出相同长度的单一音调。在Mark耳朵里他是背景里的白噪音,不是能被分辨出的音乐。

Mark穿过客厅打开冰箱,环视了一圈只发现了Eduardo放的果汁,撇了撇嘴,还是挑了一会儿才拿起一盒葡萄汁回去了。

Eduardo没有独自在客厅呆太久,因为Chris很快就开门进来了,语气轻快地跟他问好,他下意识应了,但在Chris回房间前,他叫住了他。

“Chris...Mark是什么味道呢?”

“什么?”Chris看起来对这个问题很惊讶,“拜托……我没事为什么要去闻另一个alpha,很……”Chris做了一脸苦相,“很奇怪好吗?”

“你就没有不经意间闻到过吗?”

Chris被他穷追不舍的态度弄得有些不自在,“Eduardo...信息素是很……私密的东西,我们不该讨论这个。”

Eduardo沉默了,Chris火速逃回房间,还不忘小小声地关上门。

他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掏出背包里的微观经济学,但只是拿着书盯着封面,他觉得自己趴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罩外可怜兮兮地向里面望去,里面是只属于alpha和Omega的私密领域,而信息素是唯一的出入通行证。

他把微观经济学丢出去,书本在碰到墙壁前就坠落了,掉在地毯上,没发出任何声响。

 

“我真的认为他不是我们的好选项,他搞垮了两家大型网络公司,他负面新闻缠身……”

餐桌旁,Eduardo伸长脖子隔着Christy费劲地尝试跟Mark沟通,但他的话被高调入场的人影打断了,Mark脸上的表情正大喇喇地透露着崇拜和欣赏,Eduardo愤愤然收回目光,扭头看向笑脸和善的邀请人——大名鼎鼎的SeanParker。

他一出现就控制了全场的谈话走向和相处氛围,那位骄傲到恨不得时时刻刻翘着尾巴走路的扎克伯格先生现在俨然就任了Sean Parker的粉丝团团长,紧跟着Sean的每一番发言附上恰到好处又情真意切的感叹和赞扬。

 

“是,我就是那种传说中带有神奇魔力的Omega,我会用我的神奇魔力把那些称Omega为孬种的人全部变成‘孬种’。”Sean举起杯子,Mark被他的话逗得大笑不止,事实上,所有人都在笑,空气里仿佛都燃起了热度,除了Eduardo,他犹如被寂静围困在平行空间,隔着高斯模糊滤镜看着他们,“老天,你是不知道这些商人对Omega的成见有多深,”Sean用他带着

弧度的嘴唇小小地抿了一口马提尼,Mark眼睛亮闪闪地盯着他,“叫他们都去见鬼吧!很快这些老滑头就知道现在是谁的时代!”他倾身向前,而Mark好像全然忘记了他所介意的私人距离,“奇迹正在诞生,Mark,在你的手里,但他还很年幼,我们会把他抚养长大,我们,你需要我,来见证一个新时代的启航。”而Mark,他投之以专注的眼神,回之以上翘的嘴角,末了轻叹:

“Jesus Christ.”

 

苹果马提尼把Eduardo的喉咙弄得又苦又涩,他看着Mark凝视着Sean离开的方向,Mark在感慨:“他的谈吐就像他的味道,海风一般,启航,新时代的启航,多棒啊。”

早会有这么一天的,Eduardo目无焦距地握着细细的杯颈,总会有一个人带着好闻的气息进入Mark的生活——他和Mark的生活,像一首有韵律的音乐,盖过他无聊的白噪音。

Beta在alpha的世界中,仿佛是一片可有可无的背景板,可背景板不会嫉妒,背景板更不会知道,嫉妒的破坏力。

 

“你没有认真地在考虑和他合作。”Eduardo头靠在出租车后座,拖长了声音说道,天哪,这句话比他想象中的说出来更像埋怨,而不是饱含理性的劝诫。

“他很酷。”Mark好像没听出来他话里的情绪,亦或是他根本不在意,“Facebook需要很酷的点子,Wardo,没人想让party在11点前结束。”Mark语速越来越快,就像这个话题能让他有多激动似的,Eduardo非常不Eduardo的从鼻腔里低沉地哼了一声,靠在他胳膊上的Christy也抬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你是在放纵一个无人监管也无法监管的狂欢,你怎么能肯定最后的结果就是你想要的?”

Mark皱起了眉头:”你真是最不像巴西人的巴西人了,Wardo."

“别,别扯到我身上来。”Eduardo揉着前额从椅背上直起身来,“我是说,你太快对他交付信任了,他可能不值得。”

Mark望着窗外的夜灯。

“你难道从来不看新闻吗?Sean Parker,那个Omega,关于他的官司都是……”

“你闭嘴吧。”

Eduardo瞪大了眼睛猛吸了一口气,Mark开口时只是短暂地冲他这边扭了下脑袋,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Eduardo顿觉自己变成了瞬间被点爆的氢气球,剧烈地炸开。

“Mark!!!”

对方被狭小的车内炸出的一声吼吓了一跳,连Christy也往远离Eduardo的方向缩去,Mark全部的注意力终于完全转移到Eduardo脸上,而Eduardo涨红的面色对缓解他的紧张没有丝毫帮助,导致他再开口时居然结巴了一下。

“呃……我是说,你今天早上不是说自己嗓子不舒服吗?在这个话题上持续争论对你而言太损耗了,况且这场争论一定没有结果。”

Eduardo喉咙滚动了一下,终于感觉到了被掩盖多时的喉咙处干燥的疼痛,但这并没有彻底浇熄他的怒火,Mark脸上仍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的表情,Eduardo闭了闭眼睛,还是么打算今晚就此截至:“而你就偏要在我提到Omega的时候打断。”

“再说一次,这就是没有结果的争论。”Mark之前是一脸无所谓地说着粗鲁的话,现在是一脸谨慎地说着粗鲁的话,“我知道你对Omega的性别歧视,我没法指望你客观地看待关于Sean的话题。”

“我性别歧视?!”Eduardo这次被气笑了,“我说的哪一句话不是针对Sean本人而是针对他的性别?!”

Mark没有丝毫思考时间就开口了:“你说他不是个可靠的人,因为他的手腕,对于一个Omega而言,不合适。”

“他的手腕对于任何性别而言都不合适!”

“而你特意把Omega这个词点出来了。”

“Mark!你才是那个一遇到Omega就不能理性思考的人!”Eduardo被他一句句的回堵气涨了脑袋,他探近了身子恶狠狠地指着面前的小卷毛,“在你眼里,他们都是未来伴侣的可能人选,难道不是吗?!”

“什么?”Mark脖子往后缩了缩,在完全吃透这句话之前就已经感受到了冒犯,“你是在暗示我对Sean……”

“我是在指明你对所有……”

“你把这次见面看作什么?我的相亲大会吗?”

Mark脸上已经完全卸去了平平淡淡的神色,两人互相切断对方的话,毫不相让。

“Facebook一直以来都是你用来自我标榜的工具!你栽培它,因为你觉得它让你更有价值了!你想用它,来证明自己比其他人强,证明你不是alpha里那个拖后腿的!”Eduardo暂停了一下,他的胸膛猛烈地起伏着,Mark目光冰冷锐利,神色在车厢里明明灭灭的光线里看起来有些可怕。“你带着它,急于向任何你认为有价值的人展示它。或许,一个Omega的崇拜能让你觉得自己不是那么可有可无!”

 

TBC


【ME】【ABO】假如Sean Parker是个Omega ①

又被屏蔽了orz......并没有什么敏感内容,可能是马总说话太粗俗了,心疼之前的小红心和评论


简介:Mark,一个不怎么起眼的Alpha,有一个beta好友Eduardo,Eduardo承认自己对两人的关系期待过更多,可Sean Parker出现了,他是个Omega,即使一个omega什么都不做,天天围着一个alpha打转也足够让人窝火了

石墨也被屏蔽啦走随缘叭

实在不行就图片叭

肉渣都没有至于吗(此处没有链接)

社交网络评论音轨截图,P7贾老板的意思是,潜意识里,Sean不在乎Eduardo,只在乎Mark,Mark不在乎Sean,只在乎Eduardo;还有P9,看哭了好嘛

Jesse一开口就是干货,看了评论音轨后对各个角色都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尤其是Mark Zuckerberg这个角色,他真的不是“马渣”

还有一些很值得看的点:

Joe Mazzello(Dustin)是团宠,Andrew把他称为“我们可爱的小男孩”

导演让Brenda Song(Christy)说一些挑逗的话让Andrew看起来羞怯,Andrew结结巴巴地说她当时说了:“回去加我的Facebook,我会给你看我的胸。”但Hammer和Josh都不相信,说原句肯定更下流,Andrew承认了

Andrew谈到律师那场戏,说:有大人(adults)在场让我们感觉有些不自在

Jesse在拍雪中奔跑的那幕戏之前吃了营养胶囊,里面有大蒜粉、花粉等恶心的东西,他还把抗抑郁药丢进胶囊里没喝水咽了,结果胶囊烂了噎在了喉咙口,拍了几条后他就开始疯狂呕吐

Hammer说Jesse打字不是很快,为了拍Mark单手迅速打字那一幕,他特意找了一首只需要右手打字的歌词,拍的时候就把歌词敲了一遍又一遍

双胞胎去告状的那个校领导,是Gary Oldman的经纪人,这是他唯一一次演戏

Eduardo养的那只鸡,拍摄时需要看向一个方向,只有Jesse大谈特谈俄罗斯历史十月革命时,那只鸡才会转过去,于是Andrew就让他整场戏都在讲十月革命。

Mark、Eduardo、Sean第一次会面就餐那场戏,因为一直在喝酒大家都有点疯,Jesse一直在逗得Andrew大笑,根本说不了台词

Andrew说起Mark没有去机场接Eduardo的时候,一直叹气,并且在那场戏里,他是真的对Sean/Justin,Mark/Jesse生气了,包括沙发上那两个女孩

影片上映前Mark Zuckerberg一直在表达不满,说社交网络歪曲事实,甚至提出要抵制这部电影,结果影片上映后他给整个facebook的员工都发了电影票,包场去看,看完后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杯苹果马提尼

Andrew说Eduardo去看了电影,散场时Aaron遇见了他并跟他打招呼,据说他看起来脸色苍白,神情麻木,“那一刻有人可以不用麻药给他做开胸手术”,Andrew说他不知如何去理解这样的反应,但如果他有被影片感动,他觉得这是件好事

b站:av2634002

马总教你如何规避正确答案

(被第二张图屏蔽到没脾气……)